留英博士生的心路历程放弃回国做好长期宅家准备

  • 2020年5月2日

原标题:留英博士生一家的心路历程:已放弃回国,做好长期宅家准备

受疫情影响,本该在这段时间找工作的留学生程璐(化名)不得不考虑是否要回国的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在证监会、深圳证监局以及证券业协会等单位的指导下,平安证券高度重视、全力推进部署疫情防控工作,明确了包括一把手责任制、应急响应及问题上报机制、重点人员监测防护、职场环境管理、舆情和新闻发言人机制、健康普及教育的六大防控主线,确保防疫整体有组织、有机制、有纪律、有监督、有储备,把保障员工、家属及客户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首位,做好事前准备和应急部署,全力维护资本市场平稳有序运行。1月27日,公司捐赠800万元紧急驰援湖北,其中300万元定向捐赠团风县,用于公司“一司一县”精准扶贫对口帮扶的团风县抗击疫情。2月17日,公司发布爱心捐赠倡议书,号召全体员工奉献爱心,守望相助,捐赠款项将定向捐赠给湖北地区医院,用于疫情防控。

马拉多纳说:“有些球员没工资也没事,有些球员就不行,一个月没工资生活就成问题了。有些俱乐部想利用疫情来逃避付工资,他们对待球员就像奴隶一样。”

这次疫情,让程璐思考了很多事情,也更加坚定了她工作几年就回国的想法。

程璐上次回国,恰好是在武汉转机。今年1月3日,她因家里有事,从伦敦经武汉返回老家。程璐回忆,她和丈夫许宏在武汉天河机场待了两三个小时,没有佩戴口罩。当然,机场也鲜有乘客佩戴口罩,尽管当时的武汉已出现新冠肺炎患者。

卢墨雪说,英国对华出口在一系列领域保持稳健增长,包括零售、科技、健康等行业,这将有利于两国互利共赢,并为英国创造更多工作机会。

程璐做好了宅在家里打“持久战”的准备。

3月17日晚,程璐告诉澎湃新闻,她并非要一定回国不可,只是认为国内的防控措施会让她更加安心。

5天后(1月23日),武汉“封城”。国内疫情的发展让程璐感到焦虑,由于要在郑州转机,程璐和丈夫从家带了十几只一次性口罩——那是他们能弄到的全部口罩。

这一些措施让程璐比较难以理解。在和留学生朋友的聊天中,不少人觉得这样的应对措施并不能控制住疫情。程璐说:“如果是在国内,你被确诊(为新冠肺炎),会把你送到专门的定点医院救治。那如果我在英国不幸感染,怎么办呢,就这样待在家里没人管吗?”

这次疫情,也坚定了程璐积累几年工作经验就回国的想法。她说:“主要是想着离父母近一些,有什么事情可以及时回去。如果碰到类似(疫情)的事情,就算你有钱都回不去。”

2月21日,平安证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公司首单疫情防控非公开短债,发行规模10亿元,债券期限1年,发行利率2.86%。债券募集资金将优先用于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关业务,为疫区企业提供融资服务,解决相关企业面临的资金短缺困难,助力疫情防控。

不过小罗在狱中的生活也并不枯燥,他参加了监狱杯足球赛,并在决赛中打进5球送出6次助攻,帮助球队夺冠。外媒称,除了踢球之外,小罗还在监狱内做起了木工。

程璐说,家里采购食材和生活用品要么去周边的超市,要么从网上下单配送。近段时间以来,部分物品越来越难买。“最难买的是厕纸,基本上都被抢光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就是米面油这些,以前我买的都是泰国的大米,现在已经买不到了,只能买印度的米,而且就连印度的米都快被抢光了。”

不过,第二天一大早,程璐就收到航空公司发来的邮件,通知其慕尼黑飞北京的航班已经被取消。这也就意味着,程璐的回国计划泡汤了。

3月12日,鲍里斯·约翰逊宣布英国进入抗疫第二阶段。不再给轻症病人检测、禁止学生出国旅行、建议70岁以上的老年人自我隔离,成为该阶段的一系列新措施。

程璐介绍,一般留学生都住在学生公寓或在校外与他人合租,洗手间和厨房都是公用。这样一来,被感染的风险还是存在的。让他们心里没底的是,如果被感染了,他们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吗?毕竟,生命对每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

程璐说,刚回英国时,她觉得英国比疫情正在扩散的国内安全,再加上两国文化的差异,她和丈夫出门时就没有再戴过口罩,也没有打听在当地购买口罩难不难。

当欧洲的疫情蔓延开时,程璐曾和老公讨论过要不要回国的问题。两人一致倾向于“不回去添乱”。程璐说:“许宏每天坐地铁上下班,到单位要坐6个站,每天接触的人也很多,感染的风险还是有的。”

尽管2月底,韩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破千,但程璐总体上觉得伦敦还算安全。

“中国目前正在经历‘战疫’的关键阶段,但这些数字提醒我们两国长期合作的巨大潜力不会改变。”卢墨雪说。

许宏在当地一家公司担任会计,回到伦敦的第二天,许宏恢复了上班族的正常作息:早上在家吃完饭后乘坐地铁上班,中午就吃妻子为其准备的午餐,下班后乘坐地铁回家吃晚饭。只剩下论文要写的程璐则整日在家,除了刚回来去超市购买食材外,程璐就没再出过门。

丈夫向单位请了假待在家里

“每天,我都能看到伦敦飞XX的票没了,到XX的航班停了。”程璐说,看到身边的很多朋友都想着买票回家,她和丈夫商量后,也打算买票回国。

平安证券表示,未来将继续全力以赴落实好各项防疫工作,并充分发挥专业优势,维护资本市场平稳有序运行,全力支持“金融抗疫”。

春节回国时曾在武汉转机

许宏则向单位请了假,他决定,就算未收到单位发布的允许员工在家办公的邮件,自己也都将待在家里。

打算中转两次回国,后因航班取消作罢

夫妻俩作出决定是3月15日晚上。也就是在那一天,程璐收到了学校发来的邮件——该校已有学生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30岁的程璐是英国伦敦一所知名高校的博士研究生。3月15日晚,程璐和丈夫许宏(化名)购买了3月18日伦敦中转法兰克福、慕尼黑回北京的机票,但因慕尼黑飞北京的航班取消而放弃了回国。

作为一名留学生,程璐说她能理解为何不少留学生都倾向回国。

好景不长,六大洲76个国家先后发现了新冠病毒的“足迹”。3月4日24时,中国之外,13753例病患被先后确诊,232人因此失去生命。

“现在回想起来,没被感染上也是运气好。”

程璐明显感到,首相发表讲话后,她所在的各种微信群明显比之前更活跃。不管是学校的留学生群,还是在伦敦未回国的“留守儿童”群,有关是否回国与如何回国的讨论几乎没有停止过。

小罗和他的哥哥因为护照造假,在巴拉圭被监禁。他和他的哥哥都否认使用假护照,不过帮他们提供护照的女商人并没有为他们出庭作证。上周,小罗方面提出保释申请,但是遭到了拒绝,他还被警告,可能会面临长达6个月的监禁。

让程璐和身边的中国留学生感到焦虑和恐慌的,是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一段讲话。

“现在下单的话,配送最快也要半个月以后了。”3月17日,程璐告诉澎湃新闻,还好她准备得早,一家日常所需的食物基本上都储备好了,“能继续坚持三四个月”。

据悉,平安证券具有丰富的固定收益证券发行承销经验,与投资者及各大中介机构均保持着广泛和良好的合作关系。通过固定收益证券承销发行,平安证券积极为绿色环保企业、新兴经济企业、民营企业等提供优质的直接融资服务,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提升融资效率,支持社会公益和国家绿色产业,助力国家实体经济发展。此外,公司持续践行科技赋能战略,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科技推进业务作业模式变革,打造出覆盖股、债、ABS业务的承做、审核等业务流程的智能化作业平台,提升投行员工的工作效率以及客户服务水平。

数据显示,去年英国商品出口总额为3720.35亿英镑(约合4821.20亿美元),对华出口占7%。中国成为英国第三大出口市场,仅次于美国和德国。

明天就是小罗的生日,在保释被拒的情况下,小罗只能在狱中度过自己40岁的生日了。

尽管如此,夫妻俩也没有太失落。毕竟,还没有到非回去不可的地步。程璐说,既然航班被取消了,他们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哪也不去了。

程璐的返英行程本定在1月18日。在出发前的四五个小时,程璐因故将机票改签至1月28日,在老家过个年再回去。

据WIND统计,2019年平安证券主承销公司债199只共计1220.35亿元,累计承销规模排名行业第四、累计承销家数排名行业第五;承销企业ABS产品203只共计1162.29亿元,累计承销规模排名行业第二、累计承销家数排名行业首位,均领先于行业。

程璐说,这段时间,本是她投简历找工作的时候,受到疫情影响,求职的事情只有往后推。此外,程璐本打算在伦敦积累几年工作经验后就回国发展,“主要是想着离父母近一些,有什么事情可以及时回去。如果碰到类似(疫情)的事情,就算你有钱都回不去。”

英中贸易协会负责人卢墨雪(英文名马修·劳斯)说,这一数据显示出更紧密的对华贸易关系让英国经济受益匪浅。

回国的机票并不好买。看了一圈,夫妻俩只能选择3月18日“曲线回国”:从伦敦飞到德国法兰克福,等待11个小时后飞到慕尼黑,等待2个多小时后再从慕尼黑飞到北京。全程票价500英镑。

在郑州机场,程璐和丈夫只在候机时吃了碗泡面,“连水都不敢多喝”。到了伦敦后,两人乘坐地铁回到位于伦敦东区的住处。程璐告诉澎湃新闻,相比国内,当时没有疫情出现的伦敦一如往常。

“以上成果暨得益于公司丰富的债券和ABS承销发行经验和投行部门践行‘金融+科技’战略打造的智能投行系统,更得益于证监会、交易所等监管单位为疫情防控相关金融业务提供的高效对接和服务”,平安证券相关负责人表示,全国上下现在都在为防控疫情戮力同心,作为金融业的一分子,在这一特殊时期,充分发挥专业优势,维护资本市场平稳有序运行,全力支持“金融抗疫”,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使命和责任。

2020年上半年征兵工作推迟至下半年一并组织实施

  • 2020年5月1日

新华社北京2月29日电(记者梅世雄)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2月28日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说,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将2020年上半年征兵工作推迟至下半年一并组织实施,上半年征兵任务合并至下半年一并完成。

吴谦说,根据国家疫情防控工作决策部署,切实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按照征兵工作服从疫情防控的原则,确保军地各级把主要精力投入到疫情防控第一线,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将2020年上半年征兵工作推迟至下半年一并组织实施,上半年征兵任务合并至下半年一并完成,全年征集新兵总任务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年度征集新兵任务不变。征集时间统一调整为8月1日开始,9月10日起运新兵,9月30日结束。

《深网》:如何评价陆正耀?

《深网》:他需要时间来成长?

说到底,成与败关乎的是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利益,跟点评者往往无关。

做投资这些年,我们发现了几个重要的事情。第一个事情就是新基础设施,我们认为新基础设施在中国正在成熟,新基础设施的作用是巨大的。它使得企业创业的速度变快,企业成长的速度变快。我们的作用是发现这些企业家,并支持他们,且支持的力度足够大。

如果说中国就是不一样,我也同意,如果有的机构是发展成像Black Rock一样,那肯定不是三五十人的规模。如果说你只是一个VC,或者是一个成长性的投资机构,你发展成几百人,我估计也比较难管理,这种产业的规律表明,它不太具有规模经济性。投资机构不具备规模经济型,这就是我创立愉悦资本的缘起。

新基础设施带来了效率的提升。这种效率是谁带来的?就是企业家。风险投资是干嘛的?我们也是市场经济中极其重要的参与者,很多人一提到投资公司,只看到了我们的一面,资本,其实他们是片面的,他忘记了我们最重要的一面,选择了企业家,帮助了企业家,陪伴了企业家,并把社会最宝贵的资源资本,按照权重,对优秀的企业家让他权重更大,让差劲的企业家他拿不到钱,把他清理出去。

我认为我们很多人很喜欢说一些特别虚的话,干一些特别装的事,所以咱这公司,早年就两个字,叫“不装”。

我认为他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他做的是一个伟大的事情,也是一个复杂的事情。这个事情现在为什么有机会,是因为新能源这个窗口,而李斌正好杀进去了。假如我今天做PE一定先给他5亿美金,一点不会犹豫,我也相信李斌一定能赚回很多钱来。

《深网》:愉悦资本投资的方法论是什么?

退一步讲,你这个问题里透漏出来是农耕文明的思想。农耕文明是比较稳定的,大家就在对门,它会形成一个特别紧密的联系。在城市里头,大家其实不是这么交往的,城市里头是区段性。这事我还认真想过,非常不一样。

第一,陆正耀、李斌等等都是创业老兵,第二新基础设施成熟,第三,中国的网民基数非常大,今天这拨人基数已经不需要再增长了,剩下就是一个转换的问题。

只能把事情做大,所以这比较符合VC的本质。VC的本质情况就是如此。你想资本出更多的钱,企业家不怎么出钱,资本占的份额比较少,那怎么能赚钱呢?一定是事情做大了才能赚钱。

我挺愿意保护我们身边一些人的冲动的,怎么就有冲动了呢?还是需要理由的。首先这冲动很不容易,再分析下为什么,还是需要有理性支撑的。

蛋壳这个行当我们是了解的,我们当时投蛋壳的时候它的房数很少,只有8千多间,自如已经有了20几万间。整个投资过程还是有点纠结,事很喜欢,可是别人做的挺大了,这个还有机会吗?蛋壳的CEO高靖,和我们投资的途虎养车的陈敏曾经在一个公司工作过,我打了个电话给陈敏,问高靖怎么样?陈敏对高靖的评价非常高。

《深网》:你跟李斌和陆正耀都是朋友,他们各自有许多创业项目,有些项目你投了,有些项目你没投,为什么?

李斌北大毕业,学社会学的,写代码,又考了系统分析员,计算机能力非常强。他自己创立了一个公司叫南极科技,后来又跟李国庆创业几年,做了几年总经理,再后来创办易车网。

这个故事可以看到,第一,别人不可能对你没影响,那就自视过高了;第二,怎么减少一些别人对你的影响,我觉得这可能是比较重要的。所以说要真实、透明、自知。

“把炮弹给会打仗的军队”

“我想了想,做投资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认输。不认输如何改进?”在谈及做投资多年的最重要经验时,刘二海告诉《深网》。

当然今天也有人谈科技公司的时候,说摩拜共享单车已经失败了。今天你看看老百姓用没用?如果老百姓没用,你可以认为失败。你再看看美团,收购摩拜之后,依旧不断铺新车啊。

一个项目从A轮开始投到退出大约6-7年。李斌从2004创业,到2010年上市大概5年,这个时间稍微短一些。

很多词汇是有陷阱的。我举个例子,说做企业家就是要坚持,那个电话号码不对,每天拨,每天拨一万遍,能拨通吗?拨不通。坚持的是什么呢?我坚持的是创业这件事情,但是我并不能保证我里头不改变。

企业家有时候就是这样,说那么多都没有用,最重要的是人家干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过去经常讲,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如果把资本平均分配给企业家,张三能拿到钱,李四也能拿到钱,这钱也不是我们家的,这钱是社会的钱,等于浪费了社会资本,社会资本被浪费,实际上创业投资代表什么呢?代表的最先进的生产力,最先进的生产关系,最广泛人民的利益,社会的利益。

对一个项目来说,一般来讲投钱多的时候风险高。但反过来也有一个问题,投钱太少一轮一轮融资,时间成本和其他成本也会增加。所以当投资人遇到资金使用能力成熟的企业家,应该多给他钱,才能降低风险。

“新基建孕育未来30年投资机遇”

而后我们又做了一些调研,就决定投资了。 投资蛋壳确实是一个人和事之间的均衡,事情我们很清楚,人又不错。中国这么大,一个行业很难赢者通吃,我也不认为赢者会是一家。整个行业都在成长,仅拿装修水平来讲,整个社会就有了新的认知。

造车的这个事太大了,太难了。毋庸置疑,李斌的能力当然是极强的。请问日本哪些企业在你的印象中曾经留下深刻的印象?TOYOTA,索尼,三菱都不算,真正闻名的企业是TOYOTA丰田车,要做出中国的丰田车来,得多难。

我一直问我的老师,中国文化中有什么值得我们继承和赞扬的吗?当然可以说很多,但实际情况,我感受到的还是与人为善,这可能是中国文化中比较强的一条。实际上我认为的是只有利他,才能利己,这样一条,没有其他原则。

《深网》:最早创立愉悦资本的源动力是什么?

瑞幸咖啡的发展基于新基础设施。原来的设施是乡间小路,今天已经铺好了高速公路。企业行驶在快车道上,速度当然快。与此同时,创业者的经验持续增长,企业可以轻装上阵。设施改善,冗余缓解,两件事情放在一起,再加上资本推动,企业的发展才能快起来。

此次专访内容为首次发布。采访是在瑞幸造假财务事件发生之前,因此内容并未涉及刘二海对瑞幸造假事件的看法和评论。

投资这个行业中,直觉肯定会有。你对一个事情感兴趣,一定是他突然吸引了你。紧接着,还需要做一些分析和研判,光靠直觉是不行的。但是没有直觉的话,怎么能产生冲动呢?

风险投资这个遴选的工作很重要。这是市场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市场以及市场的参与者,企业家。我们不光为他服务,我们还选择他,把好东西给他。那他就成长起来,你没有企业家这事干不了,光有企业家没钱,也干不了。

这里有一个大的环境,从另外一个维度叫资金的使用力度和使用量。

这个从逻辑上来讲是自洽的。在这个过程中会你跟别人的关系会逐渐形成一种模式,我并不是特别想操纵他,我认定的这事,我们可以通过把它做大,做好来把利益赚回来。

才换来了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深网》:你认为蔚来汽车5年之后会怎么样?

李斌早期跟我说摩拜单车这个项目,吓了我一跳。我说单车放到大街上丢了怎么办?他说丢就丢吧。现在觉得稀松平常的事情,在当时还是很有风险的。当然也现也出现了道路占用的问题,但是想出这个主意,我认为很了不起。

《深网》:提升了资本的效率?

“长期利他达到最后利己”

我们公司的文化是不装。装是为了欺骗别人,操纵他。但是我认为,我工作的对象都是一些聪明人。我不认为长期能装得下去,如果不装,采取的方法只能是利他,只有利他,才能利己。这可能是从小教育的结果,因为我父母在当地人中很受尊重,我母亲做了大约30年的妇女主任和赤脚医生。她一直都是与人为善的。

合租公寓表面上看是一个空间的问题,实际情况涉及到空间合理分配及管理的体系。这个行业是应运而生的,美国有,英国也有,跟我们不完全一样。现在这个行业里这么多企业,整个租金的价格肯定也下来了,居住空间相对来讲也要好一些。

《深网》:投资圈人脉非常重要,你是怎么交朋友的?

《深网》:如何评价胡玮炜和李斌?

很多人认为,如果大家是朋友,是夫妻,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咱俩永远在一起,所有的事情在一起。理性的人不是这么想的,更多的是咱俩是好朋友,你的事情可以是我的,我的事情可以是你的,但是咱们未必每个事情都一起走,那多累啊。

以下是腾讯深网专访刘二海实录:

陆正耀表面看着是那种经常喝酒和带一帮兄弟经常打架那种人。其实不是,他特别细心,能算账,像个老地主一样,是典型的‘表’叔。

不装的时候才能把事情做得更大,才能解套。装,因为零和博弈,我从你身上多捞一些钱,咱们事不怎么样,但我口袋里也不少钱了。可是我这不装,你也获得不了,怎么弄?

《深网》:一条道走到黑?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他在很长时间里都是最佳主帅。甚至只要他说出让我们去月球,我们都能做到。毫不夸张地说,只要他说了,我们所有球员都会去月球,最起码也会努力去尝试登月。”

《深网》:以前企业融资一年融一轮,但现在的企业一年融三轮,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打个比方像一个小孩在沙滩上捡贝壳,开始捡到的是差的贝壳,如果他习惯性地捡到贝壳就扔到海里去,那么等他捡到一个好的贝壳的时候,他也会习惯性地扔到海里去。

所以朋友之间未必每个事情都一起做,那多累啊。

从简单的胡玮炜来说,很多人认为胡玮炜就是一个媒体人,但我觉她身上具有一个企业家的特点,愿意冒风险去做。这件事情早年李斌也找过其他的人,但是那些人并不愿意做这事,觉得这事没啥希望。那些人技术上比胡玮炜强多了,但是胡玮炜说她愿意干,这一句话就值10亿人民币。

第一,争议讨论说明没有共识,这是投资的正常现象;第二,这些争议讨论里有多少是理性的、建立在研究分析上的?又有多少是为了流量或者其他原因的?第三,你要问我最相信什么?还是实力。

《深网》:做投资直觉的占比大吗?有时候会不会意识到这个东西投错了?

我们提高了社会资本的利用效率,支持了应该被支持的企业家,让他们获得更多的钱,为社会做更多的贡献,我们顺便赚了点钱。

“做投资要学会认输”

一个军队能打仗,就应该给更多炮弹。而且还要透过给他炮弹这个过程,检验和证明他的能力。假如你认定他有能力,实践也证明他很有能力,就应该多给他点钱。

拿投资来讲,一个项目投一千万美元和投五千万美元,那一个风险更低?一般来说会认为投一千万风险低,因为投钱少。实际未必,巴菲特先生投资的风险高还是我们愉悦资本的投资风险高?他一笔钱可以投10亿、50亿美金,但他投资的风险系数并不比我们高。因此,资金的使用力度和使用量,跟企业成熟度有关系。

《深网》:李斌如果下次创业你还会投吗?

再往下我们应该干什么?我们应该进一步的改革开放,这些话都听过了。如果整个新的基础设施建立起来,整个社会的效率不就进一步提高了吗?如果说中国再有今后的30年,或更长时间的发展,你靠什么呢?一定要靠新基础设施。

李斌把周边的环境,设计成了创业的环境,我觉得挺好的。人不能低估环境对自己的影响力,说人能改造环境,其实改造不了,人大部分是被环境塑造。

我认为会成为一个不得了的公司,5年时间有点长,3年之后的蔚来汽车,大家肯定另眼相待,大家会说这公司挺厉害,不得了。

“如果哥伦布找到了宝藏,会分给金主;如果葬身海底,哥伦布失去生命,金主们失去金钱,就是这么一件事情。”对于VC行业的发展和风险,刘二海认为其本质上依赖的是GP、LP制度的创新。

实际上就是让企业家愿意干活,中国政府又不断的搞基础设施建设,企业家的效率就提升了,这就是中国过去三十年的故事。

为什么战争年代,人们就比较客观?因为不客观就会被干掉,所以只好客观一点。为什么和平年代,有的人喜欢胡说?因为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并且不需要承担责任。

意外当然可能会发生,但我认为蔚来汽车一定还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公司。

这个与人的本心有关系。我认为可能是一个与人为善的世界观。那从另外一个维度来看,有与人为恶的世界观吗?可能不能叫与人为恶,就是对别人不太关心的世界观,我认为是有的。

《深网》:您投资的项目,摩拜、蔚来、瑞幸都是引起很大争论的项目。

《深网》:如何才能形成独立判断?

《深网》:愉悦资本投资的一些项目,被质疑“烧钱”,你如何看待这种质疑?

我们过去也有很多输了的东西。拿神州来讲,2006年就O2O了,做得特别轻,最后就做得不咋的,然后转型成了租车,租车又挺难受,没钱,后来又四处把钱的问题解决了,又有了突破,做了神州优车。

投资人第一要义是什么?就是要有独立的思维和判断。这是唯一重要的,如果这个能力不具备,其他事情基本上没有意义了。

《深网》: 当时投蛋壳的决策的依据是什么?

为什么我不敢乱说?因为我得承担责任。我如果把基金都做折了,就没人给我钱,我就失业了,只能说再见了。因此我是被逼的,我们只好客观点。没办法,只能打起精神,努力工作。

李斌的思维能力和思维框架绝对一流,而且他也善于自我约束。易车上市后,他赚到钱了。他给自己营造了一个创业环境,比如说房子到现在还没有买,自己经常拎一包,满世界到处跑。

为什么说基础设施如此之重要?其实过去的70年,尤其是近30多年的发展,最重要的就是基础设施,包括水,电,交通。中国过去特别重视基础设施,中国人很能折腾愿意创业,这使得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这是过去30年咱们总结,那就是让市场起作用,市场里头谁起作用呢?

我想了想,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认输。不认输如何改进?你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愚蠢的之前,你就改进了,这不太可能。

白衣天使,你们辛苦了!

李斌是绝对值得支持的,很多人低估了李斌的能力。现在对摩拜单车,对蔚来汽车负面的言论,我认为是没有道理的。从短期内汽车销售的一点波动发展到怀疑蔚来汽车大方向是没有道理的。

《深网》:受到质疑的时候你如何自处?

VC这个行业依赖的是GP、LP制度的创新。大航海时代,哥伦布凭什么去?钱从哪来?不都是金主的钱吗?出资方把决策权给了哥伦布,在大海中如何航行,是哥伦布这个船长的事情。如果他找到了宝藏,会分给金主;如果葬身海底,大家都完蛋了。哥伦布失去生命,金主们失去金钱,就是这么一件事情。

后来我们觉得不装这个词特别刺耳,进一步说就叫真实、透明、自知。我们原来一个合伙人一直问我,看你做了这么多年,还永远充满着激情,有一些项目没有出来的时候挺难受,怎么渡过这个难受的阶段呢?

《深网》:愉悦资本的文化是什么?

我有一次去硅谷的时候,见到了一个投资人,我跟他介绍了中国的情况,同时也问了他一些问题,我们聊得时间并不长,但他给了我很多启发。我跟他说,你们这么少的人,还做的这么成功,这个不得了,我觉得你们非常创新,你能否告诉我,你是怎么创新的?这位老兄告诉我,30年前我们做VC就这样做。你应该问问那些队伍很庞大的投资机构,他们其实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创新,你应该问问他们怎么做的。他的回答给了我很多启发,貌似投资公司人多了,也不一定有用。

他岁数比我小一岁,也算是老同志,但充满着激情。他原来挺胖的,现在居然每天跑步,有一次跑了个3公里,还跟我说,现在基本上都是5公里以上了。

首先得认输,咱们做错了这事,咱认输,然后改,改了不就赢了吗?这在心理上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

我曾经提过一个石油大亨的故事,这个故事特别有意义。这个故事说一个石油大亨过世了,想去天堂,一看天堂的人都挤满了,还有他认识的一些朋友们。上帝建议他去地狱看看,结果地狱也到处都是人,但没有天堂那般拥挤。石油大亨想了想,在天堂的门口喊了一嗓子,“地狱发现石油了”,他的那些朋友们都蜂拥而至去了地狱,石油大亨一看朋友们都走了,看来地狱的确有石油,石油大亨也跟着去了地狱。

中国VC的成长历程是05-06年开始兴起,我2015年离开君联的时候,十年左右的时间。现在很多机构达到了100多人,那么多人,未必管理高效,所以一些老牌的投资公司纷纷有人出来自立门户。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吧,大到一定程度就会从这些机构分出来,可能是比较正常的一件事情。

LP也看到了这个问题,当时就有也有LP找到我,跟我讲说你想不想自己独立做一家机构,要干得快,不能老等,这是一个因素。第二个从我所工作的历程上来讲,大部分工作经历虽然没有自己单独创业,大部分是在公司内部做内部创业,从我研究生毕业那一天开始,基本上做的都是这条主线,都是一些很新鲜的事情,也没什么规律,就在那折腾。从外边弄点钱,把这个弄大了,成了事业部,我自己成了事业部总经理。我自然的就觉得,折腾点新事挺好的,我对折腾点新事没有心理障碍,没有感觉特别不舒服。

愿春天来临,共赏花开,加油!

要想真的对一件事情形成判断,说到底还是要变得比较客观真实。

《深网》:你是怎么熬过这个阶段的?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刘二海与李斌、陆正耀等创业者相熟,但他们各自有许多创业项目,有些项目愉悦投了,有些项目没投,对此刘二海认为“朋友之间未必每件事都一起做,那多累啊。”

《深网》:摩拜单车和蔚来汽车三年时间退出或上市,瑞幸咖啡一年半就上市,这些项目为什么这么快?

有这样的人吗?没有吧,王兴做了多少企业啊。整个社会喜欢的是结果导向,成了说创业者英明果断,败了就说创业者愚蠢武断。

我有时候常常想,作为一个创业者,或者作为一个投资人,别人给你鼓掌的时候别太当真,不要觉得自己好像挺牛,要自知。然后等别人向你扔砖时,就想想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差。

投资要求投资人独立决策非。拿蔚来汽车举例,一年前,提到蔚来汽车都是鼓掌的,但现在可能就说蔚来汽车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