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抵沪一航班确诊60例乘客亲述登机时没检疫程序

  • 2020年6月18日

北京时间4月10日早上9时,由莫斯科飞抵上海的俄航SU208航班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这趟航班的执飞机型为波音B777,402个座位,当日载客204人。

几天之后,这架航班突然成为疫情下新的“风暴眼”。

齐先生说,每年1月到8月是我们的旺季,其他时候则会回国休息。现在俄罗斯疫情爆发,门店停业了,一些华商选择回国。不过,在柳布利诺市场还有很多华商选择不回国。因为他们担心在乘飞机返程的途中被感染。

4月10日下午将近3点,黄顺水才到达隔离酒店。当天晚上7点,他就接到电话称同机乘客中有人检测呈阳性,他需要被转移到医疗保障级别更高的酒店接受隔离观察。接着他被接到了另一家酒店。

那么为何有这么集中的确诊病例?这架航班是否是俄罗斯疫情的“横断面”,俄罗斯的华人现在怎么样?华人集中的两家市场此前疫情防控是否得当?成为随之而来,值得关注的问题。红星新闻记者通过对话在俄华商与SU208航班乘客试图解答这些问题。

齐先生说,他所在的商铺的租金,算是日常开销,折合人民币大约每月2-3万元。市场的商铺有不少是两家合用,所以自己只用出一半就好。不过,在柳布利诺市场里,不同位置的商铺之间的租金天差地别。最好的商铺租金价格是每月150万卢布,折合人民币14万多。

安德烈娅·阿蒙表示,欧盟疾控中心正在持续评估意大利疫情对欧盟和欧洲经济区造成的整体风险,“我们当前的评估结果是,我们将可能在欧洲看到类似意大利的情形,但具体情况将因国家不同而各不相同。”

“还有一部分华商在市场关闭以后住在了里面”,齐先生说,“华商们有的住在民居里,还有一些则就地住在柳布利诺市场里面,市场里面的住处跟家里一样,设施也是齐全的,需要什么物资的话,打个电话就会有人送。”

“可能因为对华人的防控措施比较到位,截至目前还没有听说过俄罗斯有华人发展到较为严重的确诊病例。”作为商会的负责人之一,黄顺水与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保持着联系,以便为在俄的华人提供帮助。“现在还没有在俄的华人有严重症状得不到救治的情况”。

尽管上海疾控部门已经做出了得当安排。但这架飞机上的60名确诊病例,还是引起了公众对于俄罗斯输入疫情的担忧。4月13日,曾搭乘SU208航班的一名乘客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架航班上多为在俄华商,主要来自莫斯科萨达沃和柳布利诺两个市场。

“当时出入市场也采取量体温的措施,市场上一些华商会自发戴口罩,但外国人从观念上似乎不太喜欢戴口罩,他们还是不做什么防护。”黄顺水说,可以说当时俄罗斯对于中国的疫情输入做了较好的防控。

斯泰拉·基里亚基季斯首先敦促欧盟各成员国重新评估其应对大型传染病的预案以及从诊断、化验到追踪接触者在内的整体医疗能力,并将评估情况和实施计划上报欧盟。她同时欢迎毗邻意大利的各国卫生部长一天前在罗马举行会晤所达成的关于加强应急协调和信息共享的共识。

汉斯·克卢格向欧洲各国呼吁,在抗击疫情扩散之际,有必要学习意大利采取的响应措施。他表示,意大利的经验尽管代价惨重,但对人们掌握应对疫情的策略具有重要价值。他强调,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负担是各国共同面临的负担,各国必须不分当前受影响与否、受影响程度轻重,采取集体的响应措施。

4月13日,搭乘该航班回国的莫斯科乐清商会副会长黄顺水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他正在上海一家酒店接受隔离医学观察。

黄顺水介绍,俄罗斯的华商集中在莫斯科的两家市场——柳布利诺和萨达沃,黄顺水说,这两家市场可以说是整个俄罗斯乃至东欧最大的批发市场。过去柳布利诺大概有5000名华商,萨达沃差不多有3000名华商。现在两家市场合起来大概有一万名华商。除了华商,这些市场还集中着来自越南和中亚一些国家的商人。

13日上午,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通报,经过两轮核酸检测,该航班已经排查出60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组织市级医疗救治专家进行会诊,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共诊断为确诊病例60例,均已及时送至定点医疗机构进行集中隔离治疗。同机其他旅客已全部落实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措施。

汉斯·克卢格表示,欧洲的社区当前也受到了疫情影响,其中尤其以意大利所受影响最为严重,近几天来确诊人数急剧上升,其中一些病人并没有明确的传染路径,如去过中国或是与确诊人士有过接触。他表示,这给意大利官方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他亦指出,意大利领导层已作出了艰难的选择,即将公共健康置于经济繁荣之上,这些决定尽管艰难,但却是正确的。

3月31日,俄罗斯将休假时间延长到4月底。鉴于疫情形势,黄顺水萌生了回国的想法。原本他计划购买4月5日俄航SU208航班,但4月5日的航班随后被取消。

黄顺水发帖分享回国经历

黄顺水说,今年2月中旬,中国疫情形势日趋严峻,俄罗斯当地也采取了一些疫情防控措施。比如,华人来俄罗斯都要采集头像和留取唾液样本。采集的头像会输入城市的监控系统,用于监督人们居家隔离14天。

齐先生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中国在俄罗斯的商人都是一些个体经营户,很多人并不像人们想象的大富大贵,他们都是希望在当地赚些钱再回到国内老家消费的普通人。

俄航SU208乘客讲述:

据2017年的公开报道,该市场的三分之一都由华商经营。此前已经从莫斯科回国的柳布利诺市场华商齐先生则告诉红星新闻,现在这个比例现在已经上升到了将近二分之一。

针对疫情在欧洲其它国家的扩散所引发的辩论,罗伯托·斯佩兰扎当天明确否定了暂停申根协定的选项。他强调,欧洲各国都同意开放边境,在当前,关闭边境只会成为一种不恰当和无效的举措。(完)

黄顺水是温州乐清人,在俄罗斯做服装生意近20年。每年有一半时间在莫斯科度过。今年1月27日,他从国内到达莫斯科。随着俄罗斯疫情的发展,3月28日俄罗斯宣布全国休假居家隔离,他所在的市场也关闭。

同机乘客乘机前已有咳嗽症状 下飞机4小时后得知有乘客检测出核酸阳性

直到4月9日下午3点左右(俄罗斯时间),黄顺水才得到这一周俄航SU208航班复飞的消息。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曾下令,从3月30日起临时限制全国汽车、铁路和其他口岸的过境。随后,莫斯科直飞国内的航班锐减。机票价格也一路飙升,黄顺水说,一些航班的票价甚至卖到了人民币1万元以上。但4月9日临时复飞的俄航SU208航班,票价正常,公务舱合人民币9000多元,经济舱3000元左右。

今日是黄顺水在上海隔离的第4天,他在俄罗斯已经经历严格的居家隔离,在隔离期间也做了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体温也保持正常。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区域办事处公布的数据,截至欧洲中部时间26日晚21时,欧洲(含俄罗斯)已有478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达14人。其中,共有多达400例位于意大利,确诊人数第二多的德国亦在24小时内确诊了5例,总数增至21例。

4月13日,上海卫健委通报,4月12日报告的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有9例来自4月10日自俄罗斯出发,当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的这架航班。而前一天,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有51例也来自这架航班。截至4月13日,这架航班上确诊人数达到60人。

“凭借我们在疫情前方的专家团队,以及与世卫组织欧洲区以及意大利卫生部门的合作,我对显著增进对这一病毒的认知并且控制其进一步扩散抱有信心。”安德烈娅·阿蒙表示,上述合作也将有助于更好地支持欧盟整体防疫工作。

黄顺水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些市场的华商主要来自国内的东北、温州和福建,他们大部分做服装生意,将国内生产的服装、鞋子拿到俄罗斯销售。同时,黄顺水一直担任温州乐清华商在莫斯科商会的副会长。

出发当天,黄顺水和同行的6位同伴都穿了隔离服,戴了口罩和护目镜。

黄顺水介绍,俄罗斯的华人大概有16万,在莫斯科的华人应该有10万,包括跨国公司、中资企业、华商和留学生。和他一起搭乘航班回国的乘客大部分是华商。

黄顺水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俄罗斯目前只对症状明显的患者提供治疗,不建议有轻微症状体温在38.5°以下的成人住院。所以很多在俄罗斯的华人都希望回到国内,尤其是有轻微症状的华人更希望回到国内。

“机上的乘客大概只有一半,飞机上预留了很多座位,乘客们并不是挨着坐的。并且大家都做了很好的防护,几乎每个人都穿了隔离服。8个小时的飞行过程中,大家几乎不吃东西。在浦东机场降落时,每个人也都登记了健康申明卡,量了体温,接受了核酸检测。”黄顺水说,在航班起飞前他听说,同机乘客中有人有咳嗽症状。但在莫斯科登机时,并没有检疫程序,也没有量体温。

2月中旬起 莫斯科华商集中的两家市场开始测体温

“飞机上还是存在感染风险,一路上一直悬着心”,黄顺水告诉红星新闻,飞机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打开舱门时,才稍稍轻松一点。乘客在飞机上登记了包括座位、姓名、过去14天发热状况等健康信息以后才下飞机。根据登记的健康信息,下飞机以后,乘客们要在不同的柜台再次核实登记信息,然后经过量体温和核酸检测,没有问题才能领取护照离开机场,被大巴车送到指定的隔离酒店。

出席当天会议的包括意大利卫生部长罗伯托·斯佩兰扎、欧盟委员会卫生与食品安全事务委员斯泰拉·基里亚基季斯、世卫组织欧洲区域负责人汉斯·克卢格和欧盟疾控中心主任安德烈娅·阿蒙。

截至4月12日,俄罗斯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首次超过2000例,该国累计确诊病例升至15770例,累计死亡病例130例。

deangroom.com

E-mail : mail@deangroom.com